当前位置: 西旸民中新闻 > 财经 > 海天味业是怎么让万科服气的 能继续让人服气下去吗

海天味业是怎么让万科服气的 能继续让人服气下去吗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7:08:32 人气:3384

几美元一瓶酱油击败了成千上万的公寓,但房屋销售者说他相信。酱油卖家是海地美食,而房屋卖家是万科。

9月23日,万科董事会主席余亮回应“海天味觉产业市值超过万科”有人说卖房子的人不如卖酱油的人。事实上,我深信不疑,甚至我也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。原因很简单。如果有一家公司能够满足人们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,成为人们的首选,那么它应该值很多钱。我们尤其确信。"

截至9月25日收盘,万科a股市值为2941亿元,而海天美食的市值为2995亿元。自2014年登陆a股以来,海地美食的市值飙升。今年8月29日,海地美食市值首次超过万科27亿元。8月30日,这一差距进一步扩大到200多亿元。2014年2月11日海天美食上市时,万科市值比海天美食高出362亿元。

凭着一瓶酱油,万科的海地美食产业做了什么?这种令人羡慕的局面能持续很长时间吗?一名工人生产9600瓶酱油。

古酱园位于佛山市禅城区温莎路16号,曾是佛山最大的酱生产基地,有300多年的历史。民国时期,古酱园里的酱在香港、澳门和海外都很畅销。据佛山轻工业记录,1955年,佛山25家古酱油厂被合并重组,新成立的工厂被命名为“佛山海天酱油厂,公私合营”,是海天美食行业的前身。

1994年,经过几轮股权重组,海地美食行业转变为集体企业,后来通过收购外资股权成为民营企业。发展速度逐渐加快。从初始规模到快速发展,关键因素是海天味觉产业董事长兼总裁庞康的战略布局。

庞康大学一毕业,他就开始在海地美食行业工作。在公司重组期间,他曾担任副董事、副总经理、总经理、董事长和总经理。庞康认为,传统产业发展的关键在于规模。要实现规模,智力是关键。

结果,海天美食从德国进口了10条全自动包装生产线,完成了高明生产基地一期和二期,年产量分别为100万吨和200万吨。

根据海地美食行业的官方数据,它的一条生产线每小时可以灌装48000瓶酱油,只需要4到5名工人就可以工作。海地美食行业在其年度报告中提到,从大豆进入工厂到产品出厂,每瓶海地产品背后都有一个大数据,整个过程都通过使用设备和信息技术进行跟踪和分析,以确保产品的可追溯性。

智能生产带来了销售额的快速增长。2001年,海天香精行业的销售收入超过10亿元,2009年超过50亿元,2013年超过100亿元。截至2018年12月31日,海地美食的销售收入达到163.07亿元。

智能生产也使得海地美食的劳动力成本远低于同行。2018年,海天香精行业食品制造的人工成本占总成本的2.68%,何谦香精行业的人工成本占总成本的7.13%,添加食品调味品的人工成本占总成本的4.41%。

不仅仅是酱油

谈到海地风味产业,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海地酱油。然而,经过多次战略扩张,海天香精行业的产品已经覆盖了酱油、蚝油、酱油、醋、料酒、酱油、鸡精、鸡粉、腐乳等100多个品种的几个系列的300多个规格。

其中,酱油、调味酱和蚝油是海天风味产业的三大法宝。财务结果显示,2018年海地美食酱油实现收入102.36亿元,同比增长15.85%,毛利率为50.55%。调味酱营业收入20.92亿元,同比增长2.55%,毛利率47.75%。蚝油实现收入28.56亿元,同比增长26.02%,毛利率40.92%。

在不熟悉的领域,海地美食行业通过收购得以扩张。2014年,海天美食家收购了广东开平的老腐乳企业“光中黄”,实现腐乳产品的布局。2017年,海地美食家以400多万元购买了70%的丹和醋,正式进入醋市场。

海地美食家透露,他们还将涉足火锅底料、什锦饭和其他产品。此外,海地美食行业在食用油领域也显示出雄心。时代财经通过中国商标网询问,2018年12月27日,海天叶巍向商标局提交了“海天”商标注册。商品和服务的范围包括“食用油和脂肪”。食用芝麻油;食用玉米油;食用植物油;食用菜籽油;食用葵花籽油;食用油……”等。目前,这项申请仍在接受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海天美食行业的这一申请此前已经被多次驳回,因为“海天”在食用油领域的商标权早已被江西润信科技有限公司抢占,未来海天美食行业能否以“海天”的名义成功销售食用油还不得而知。

然而,如果海地美食行业真的进入食用油领域,山东鲁花很可能会“颤抖”。以食醋为例,海地美食行业涉足这一领域才两年,年产量达到10万吨,位居行业前五名,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457.1万元。

产品的畅销与海天香精行业的经销商网络不无关系。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海地美食拥有4800多家一流经销商,其销售网络覆盖中国100%的地级及以上城市。此外,海地美食行业也非常擅长广告,这吸引了年轻人的注意力,并在互联网上引发了高度的讨论。出现了《七八说》、《土曹晖》和《极限挑战》等综艺节目。

从近年来海天香精行业的销售支出中,我们也可以看出海天香精行业对品牌建设的重视。2014-2018年,海天香精行业销售费用分别为10.5亿元、12.27亿元、15.59亿元、19.57亿元和22.36亿元。

对高市场价值的担忧

尽管余良的“深信”一词立刻给公众带来了“卖酱油”的光明面。然而,与飙升的市场价值相比,海地美食行业最近并没有遭受太多损失,“高估”的问题已经持续了近两年。业内大多数人对海地美食行业能否继续快速发展持保留态度。

海地调味品行业最近的库存和应收账款数据支持了这一关切。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,海地调味品行业的库存持续上升,酱油库存同比上升54.8%,蚝油库存同比上升36.18%,调味酱库存同比上升33.33%。

海地美食行业解释说,“库存增加是因为春节的库存增加。”2017年,这三种产品的库存也大幅增加,其中蚝油库存同比增长高达129.41%。然而,2016年和2015年,酱油和调味酱的库存没有显著增加,而是减少了。关于春节期间因备货导致股市飙升的说法受到质疑。

与此同时,海天香精行业预收款增速放缓,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61.66%、48.09%和20.83%,呈现大幅下降。由于海地美食行业与经销商的合作是先付款后购物,预付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海地美食行业未来的销售预期。

库存的增加和预付款增长率的放缓让人怀疑海地美食产品是否仍然“畅销”?

广州市海珠区瑞宝粮油批发市场专做调味品的王小姐告诉时代财经,最近海天酱油的购买价格大幅上涨,销量也因此有所下降。

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彭丹表示,海地美食行业不再像过去那样“垮掉”。他告诉时代财经,海地美食行业最近加大了对广东经销商和商店的促销力度,以“伤害人们”,这主要是因为海地美食行业60%的收入来自餐饮渠道。然而,许多调味品企业也在增加餐饮业的布局,这导致了海地美食行业的市场竞争力下降。

东北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,海地味噌酱油业务的生产能力从2010年的84万吨扩大到2018年的185万吨,但海地味噌酱油的单价从2282元/吨下降到2696元/吨,主要是因为海地味噌酱油产品定位于中低端、大众化产品,未来低端酱油价格增长有限,因此不太可能依靠价格驱动性能增长。

在高端方面,海地美食行业也尝试过,但喷雾不大。朱彭丹甚至直言不讳地说,“失败了”

8月19日,银河证券(galaxy securities)在其最新研究论文中给海地美食一个“谨慎推荐”评级,理由是原材料价格波动、食品安全和下游需求疲软的风险。受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影响,2019年上半年海地美食的毛利率为44.86%,较去年同期下降2.25%。

鉴于海地美食产业的未来发展计划,时代财经多次致电海地美食产业秘书,但未能接通。

显然,在万科·余良的“羡慕”目光下,海地美食行业本身遭受了很大的痛苦。

资料来源:时代财经

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(ths518),获取更多金融信息

江苏11选5投注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下注

版权所有 psofi.com西旸民中新闻 Copy Right 2010-2020